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宋朝探花郎 348 第三四八節 回鄉的人 下

  擺宴。

  那怕是最簡單的飯菜,也讓村里人開心。

  白海峰帶回來許多錢、布、香料。這些都是值錢的東西。

  酒過三巡,白海峰說道:“達,跟我走吧。我現在有良田一千三百畝,大帥和侯爺賞賜了一畝地建宅子,我這婆娘是侯爺給安排的,這小妾是侯爵娘子賞賜的。大帥和侯爺對我有再造之恩,那城我沒了性命也要為大帥和侯爺守住,可那里人少,連看田莊的人都沒有。”

  “三兄腿斷了,沒事。我還有親信家丁二十人,他們能砍能殺的。這過去了,我和大帥說說,讓咱家管五萬畝莊子,也是一個活計。二兄婆娘跑了,先納三房小妾再慢慢的圖娶妻的事。”

  娶妻納妾,這是富貴人家想的事。

  不止是白老漢聽的呆了,老家老三聽的傻的,所有村里的老人也都懵了。

  這白家老四是當大官了?

  “娃子,當官了?”

  “恩,我回來之前是武騎尉,聽我們將軍說我立功請封,估計等我回去的時候能再升,升到曉騎尉。”

  什么是武騎尉村里人不知道。

  什么是曉騎尉村里人更不知道。

  但聽起來很高大人,村里人都感覺白家四娃子這是出息了。

  白海峰一指西邊:“那邊老榆溝咱本家二蛋哥,當初去的時候才是一個大頭兵,那家伙厲害,單人雙刀在敵軍陣中殺了三進三出,后來我南下剿匪,他隨大帥打幽州立下大功,現在已經是一城的團練使,手下管三萬兵馬。”

  “白,白家二蛋子?”

  “對,就是他。”

  “趕緊,去報喜啊,這一出去好幾年也沒個動靜,讓他家里人也喜慶一下。”

  占城,一個好地方。

  這個名字第一次傳到了這西北的山溝里。

  這里的人知道,在占城,只要你敢殺敵,你就能升官,一個小兵都能成為團練使,還有什么不可能的。

  這是劉安的規矩,一切以軍功論。

  不管出身,不管背景,只要你軍功夠,只要你給其他人更狠,你就能升官。

  然后要田有田、有屋有屋、要錢有錢。

  保你妻妾有、子孫滿園。

  白海峰回家幾天,給自家父母描述自己在占城那邊的生活,就是想勸父母跟自己過去。

  可誰想,自己的長兄突然回來了。

  兄弟兩人還沒來得及敘舊,就聽白家老大急急的對父母說道:“達,娘。今個我那隊正告訴我,西去商路要建軍驛,只要我去并且帶上家眷,就給咱們分五十畝田,而且免稅五年。若是再往遠去,沒田就發錢。”

  “去何處?”

  “我想去甘州,聽隊正甘州是肥差。”

  “大兄,我有良田一千三百畝,爹娘跟我走。”

  “我是長男,爹娘我養。”

  兩兄弟說著就要動手,都是軍中出身,一言不和動拳頭也是軍中傳統。

  村長來了。

  里正來了。

  兩兄弟為了誰養活爹娘動了拳頭。

  村長很為難:“老孟頭,村里長男照顧爹娘是正理。可幼子富貴了,要孝敬爹娘也沒錯,這都是好娃子,你給判。”

  里正不說話,這讓他怎么判。

  老話說的好,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這還不是誰對誰錯,都對、都有理、都是想孝順爹娘,里正不好判。

  兩兄弟又打了一架。

  誰想,身如鐵塔的白海峰竟然敗了,不是他留手,而是自己長兄功夫是真了得。

  “這,這不可能。”白海峰心說,自己在戰場上是殺出來的本事。

  白家老大卻是很冷漠的說了一句:“你離家早,祠堂里的東西你沒學,咱白家,當年是百將之族。”

  一直沒機會說話的老里正說話了:“不止,老祖譜上有名字的,百將之上白氏一族四十七十五人,我孟氏也有三百三十人。”

  “大兄,跟我走。一年保你云騎尉,我這曉騎尉就是一年時間殺出來。到那邊,天天有仗打,到處都是想害咱的人。大帥說了,我們血戰,就是保咱大宋一年千萬擔白米,三百萬擔鹽,兩千船麻料。”白海峰一扯衣服,身上傷痕累累。

  村長發話了:“我看這行,去那都是離家,老屋留著,日后回來了也有一個家。既然小四兒過后好,白大柱也能享幾天福,只是這家里的病著,總是在養一養。”

  白海峰說話了:“京兆有名醫,去京兆租個宅子住上幾個月。我不差錢,若不夠,大帥許了話,這黃河以北我有牌子能借到錢。”

  說完,白海峰從懷里摸出一塊銅牌來。

  前面寫著安平二字,后面一個浪字。

  就是這山溝里人都認識,這是安平侯爵府老爹,劉浪的牌子,就憑這牌子,黃河以北隨便一個商號都會借給你錢。

  這就是名聲,這就是信用。

  潘惟熙手中有不少這樣的牌子,但他也不是亂發的,只有那些非常有潛力,而且忠心耿耿的人才會得到。

  回鄉,萬一有個什么急事,有錢在手還是安心。

  雖說在大宋,武官不值錢,可一年連升九階也是一個小奇跡了,象白海峰這樣憑掌中刀一刀一刀砍出來的晉升,確實是極少數那類精英人才。

  幾天后,白海峰家除了隨商隊去靈州的二兄之外,其余的人已經到了京兆。

  人距離京兆還有二十里,在二十里亭已經有人等在這里。

  安平侯爵府,劉浪的令牌,事實上代表就是安平侯爵府。

  黃河以南不敢說,但黃河以北但凡是一個商幫都認。

  當有一個比較大的醫館見到有白海峰托人帶著令牌來尋求名醫為老娘治病,一個與朝廷無關的系統就運轉了起來。

  此時,還不算成型的大宋商盟摘星會。

  因為劉安汴梁摘星會的存在,重要的經濟信息,有關于大宋安全的軍事情報已經有開始傳遞,同時,商盟之中互助互幫也慢慢的開始形成體系。

  劉浪身在南海,這事商盟大商基本上都知道。

  劉安身在鳳翔,這事也不是秘密。

  不需要向劉安請示,也不需要去考慮是不是這拿令牌付不起藥錢,能擁有這令牌的那個不是出生入死換來的。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宋朝探花郎 567中文 www.oohtyk.live © 2019





1L



















a8娱乐app官网